赵海涛

2018从心喜开始

无说星玥(二)

林更新,对这个故事,演绎的太好了。点评深刻。

无:

星玥在青山院短暂的同居时光是公子前十几年人生中最快乐粉红的一段日子。尽管当时他自己并没有这个觉悟。

但还有另一种可能。其实他是早有觉悟的。刚收了星儿,他就在给瑜弟的信里写道,“近日连遇至悲至喜之事。“我没太明白悲从何来。他爷爷的死?但其实没死啊。。。而喜大概就是因星儿而来?如果这个推断正确,那公子真是觉悟得太早了。那之后种种,他岂不是在很明白的眼睁睁看着自己深陷。。。

有一个明显证据支持这个推断。公子叫月七扔了星儿给他擦衣襟后来他又拿来给星儿擦眼泪的那条手帕,但旋即又反悔了说洗干净了送回来。这说明他内心是清楚发生了什么,也清楚什么是不能发生的。他的理智是干预过的。但他的感情舍不得。



我其实希望这个理解是错的。否则公子真是太可怜。我宁愿他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自己的感情懵懂无觉。默默享受就好。傻一些,迟钝一些,就轻松一些。

有些信任是与生俱来的。是个磁场问题。我们一生中,幸运的话会遇到这样的人,在最初的那一瞬,就有一种莫名的可信任感。道不明原因,只能归结为直觉。宇文玥于星儿,就是这种人。

他是高高在上的门阀公子。他所在的阶级视人命如草芥。她亲眼目睹他给了临惜一剑踢入火场。她亲耳听他说的“我滥杀无辜又如何。” 但生死存亡的关头,她还是把他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只有留在公子身边,奴婢才能保全性命。”于是她成了他的侍寝婢女。甚至在侍寝的第一个晚上就竟然可以跪趴在他身边的地上睡着了。。。她看他的眼神总是充满了防御机警,但其实从一开始她就没有真的在怕他。这一点实在和现实非常矛盾。

星儿跟妹妹们说一定找宇文玥报仇。但终究没有行动。连小七都看出来她根本无心杀公子。她千方百计要带着妹妹们离开宇文府。但终究还是溜回到他身边梨花带雨寻求帮助。狡黠聪慧的少女泪眼汪汪,“公子一定也是舍不得星儿的。。。”她真是精准掐住了他的七寸。她平时总是防着他。但每到紧要关头,她总是选择相信他,甚至依赖他。

星玥都是极端聪敏的那一类人。青山院的这一段相处,或许他们都明白着其中意味。所以当板上钉钉的无情“事实”砸到星儿眼前时,她才会逆反得那样强烈。她躲起来偷偷痛哭。她在他面前摔铃铛悲愤决裂。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从哪天起就没觉得自己是他的奴婢了。而他,也许从未真正把她当作过奴婢。

评论

热度(45)

  1. 赵海涛 转载了此文字
    林更新,对这个故事,演绎的太好了。点评深刻。